颜安宇

鹤all/新临新
日常舔鹤prprpr

[叶乐]一篇游记 (上)


年年有鱼:

*十一出去浪了几天,一路上脑了些叶乐的小段子,一种带着CP在旅行的愉快感> <  随便写写,没啥文法,大家看个乐




[叶乐]一篇游记 (上)


十一长假,张佳乐和叶修报了个团去大西北。


原本想去的地方是四川九寨,但考虑到黄金周的南方景点可能只有人从众,更别提九寨那种窄道细流又山路十八弯的地方了。


张佳乐随口一句“体育场的人山人海没看够吗你,干脆来云南吃菌er”时,叶修正叼着烟戳开一个西北的团,客服热情地推销,说我大西北地广人稀,黄金周再多人也不会只见人头不见山。


客服昵称天天乐,代号022,头像是朵可爱的菌菇。


于是叶修麻溜地就交了钱。


 


1


两个人从不同的城市参团,各自飞到兰州汇合。


张佳乐的航班比叶修的早几个小时,先到了旅店办理入住,然后扑倒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难得的假期还要早起赶飞机真是太残酷了。


一觉睡到了下午4点,叶修还没到。


飞机倒是准点落了地,只是黄金周的兰州到下午也开始堵上了,张佳乐走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叶修走了整整两个半小时。


肚子都开始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张佳乐庆幸自己没有选择留在机场等人。


正考虑着晚饭,手机就响了,陌生的兰州号码,估摸着是叶修借了司机的手机。


“睡着呢?”果然是熟悉的声音。


张佳乐一骨碌翻身起来,精神了。


想想不算你来我往的战队导游本地风光,这应该是两个人的第一次旅行,心血来潮风风火火订下了行程,却临近相见的时候才忽然有点兴奋紧张起来。


正好叶修说快到酒店门口了,张佳乐就说那我下去接你。


叶修又看了看前方拥挤的道路,说“这路口修地铁,堵得很,别下来了。”


“你这一趟也不太准点了,亏我还特意买了个时间靠近的航班。也不知道司机师傅是怎么接上你的,出远门没个手机也太没安全感了吧。”


“没习惯过带着手机的生活,就不会觉得缺少它,就好比没拿过冠军,就会很习惯着拿亚军的日子。”


“……叶修你大爷的。”


司机温温和和的,听着叶修和张佳乐拌嘴觉得还蛮有意思,并不急着要回手机。


叶修也是个厚脸皮的,人不问他要手机他就不还,在门口堵了20分钟就跟张佳乐足足拌了20分钟嘴,不嫌无聊也不嫌腻歪。


兰州的交通有点刷新张佳乐对西北城市的看法,回去也是从这边走,叶修是最早班的飞机,怕是要多提早一点出门才安心。


张佳乐翻了翻自己的航班信息,说:“回去我比你要晚两个小时,先过去陪你吃个早饭,我再自己晃荡晃荡好了,早到总安心点。”


“你起得来么,还是多睡俩小时吧,哥不忍心虐待你。”


“关键时刻当然起得来。毕竟最后一个早晨呢……”


还没相见,就说着离别,这就开始有了点不舍的情绪。


手机里一声低低的“到了”,随后便是通话结束的忙音。


张佳乐摸摸发烫的耳朵,跑到窗边打开窗户张望。叶修拖着行李站在楼下正好仰头,四目相接。


身后阳光正好。


 


2


晚饭吃的风靡全国的兰州拉面。


正宗的兰州拉面好像和别地儿的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反正光从口感上来说两个外地人并不能品尝出差别——除却点单的时候会问你需要什么粗细,以及默认放一勺辣子。


刚端上来的时候清汤和辣油在碗面上画成了太极,吃惯了杭帮菜的叶修表示抗议。


张佳乐捧着碗喝了一口汤,又舀了一勺辣子:“不辣啊。”


“一个云南人说的不辣,呵。”叶修给自己接了碗面汤。


张佳乐十分嫌弃:“老叶你该多锻炼锻炼吃辣,以后跟乐哥回家才能吃得惯。”


“这不对吧,按道理来讲是你跟哥回家。”


张佳乐收回要往自己碗里倒的调羹,手拐了个方向,歪着头问:“不跟我回吗?”


叶修盯着自己碗边的鲜红辣油,一秒抛弃节操:“跟。”


张佳乐满意地点点头。


 


3


区区一碗拉面显然满足不了一个吃货的求食欲。


兰州城里头还有个特别有名的地方叫正宁路小吃夜市,来到这里可算见着了特别符合十一黄金周的景象,放眼望去尽是人头攒动,头顶上一片烟雾缭绕,各式小吃烧烤。


路窄人多,两个人贴着身往前挤,在不到十度的夜晚挤出了满头大汗,然后张佳乐就停在一个小吃摊位前不动了。


招牌上写着“炒酸奶”,似乎很有意思。浓稠的酸奶倒在铁板上,拌上一点果酱,用铁平铲抹铺成薄薄一层,一会就冷冻结块,在铲碎翻炒进纸盒里。


张佳乐扯着叶修说尝尝这个,没见过酸奶还能炒的。


叶修对这种闹着噱头的玩意儿不是很感兴趣:“不就是冰冻酸奶吗,翻几下铲子就能叫炒了?”


“这叫创意。”张佳乐要了份草莓味,牙签戳了块最大的酸奶片扔嘴。


比想象中的还要凉,入口的瞬间冰得人一个激灵。张佳乐眯着眼睛皱着眉等那阵直蹿脑门的凉意过去后,才咔嚓咔嚓地咬起来。味道一般,脆爽的口感倒是很不错。


“试试吧?”张佳乐递给叶修,对方却伸手用拇指抹掉了他嘴角的冰渣。


温热的触感似乎比冰片的温度还要鲜明,张佳乐看着叶修收回手随意地舔了一下刚刚擦过他嘴角的手指,这种鲜明的感觉就更有了后劲。


“怎么?”叶修似乎毫无所觉。


身边仍旧人挤人,也不好做点什么,张佳乐转身就走,怒吃三大口炒酸奶降温。


在人群中艰辛地走了几步,忽然就被牵住了手。


张佳乐惊讶地回头。


以往在赛后去人烟稀少的地儿约个宵夜什么的,从员工通道出去都要戴个墨镜口罩一前一后错开出行,这会儿大庭广众,人来人往的,叶修却忽然就这么肆无忌惮地握住张佳乐的手,一脸的若无其事。


张佳乐停下来,微凉的手指在对方手心里轻轻划挠了几下,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叶修说:“人多,走散了就完了,哥又没手机。”


张佳乐就“嘿嘿”傻笑两声,觉得没手机其实也挺好的。


 


4


旅行的行程从第二天才正式开始。


清早从兰州动车到西宁,下了火车又继续转乘大巴,路途又颠又长,导游介绍着当地风情和景点概述,张佳乐边听边打手游,叶修靠着椅背昏昏欲睡。


正在将睡未睡最舒服的迷糊状态时,叶修就被导游的一曲青藏高原吓醒。


“好端端的怎么唱起青藏高原?”叶修简直想黑人问号。


“因为开始上高原了吧。”


“什么?我们是要去青藏高原?”叶修惊。


“什么?你不知道这边就是青藏高原?”张佳乐也惊。


“不知道。”叶修十分诚实地回道,“在‘宅’这个属性上,哥又赢了。”


“什么叫‘又’?!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没看过旅游路线是怎么决定的跟团啊?”


叶修想了想,说:“大概是因为客服的ID和头像很亲切。”


“哈???”


 


5


第一站是塔尔寺。


导游说塔尔寺的菩提树一叶难求,相传其叶片可治病,有法力,能向佛祖许愿。


张佳乐扯扯叶修胳膊:“一‘叶’难求,哈哈,老叶你很金贵诶。”


叶修:“嗯,已经是你的了,要许个什么愿?”


张佳乐认真道:“冠军。”


叶修沉思状:“这有点难啊,可能还愿得等很久以后了,至少得等哥退役后才能实现吧。”


张佳乐:“就这赛季!踏着你的尸体!”


叶修:“岂能容你嚣张?”


张佳乐:“吃爷爷一记手雷!”


叶修:“看哥一个天击打飞。”


张佳乐:“好哇,浮空更可以打出百花缭乱的效果了,乱雷闪瞎你。”


叶修:“华而不实!吃这一记伏龙翔天。”


张佳乐:“缩爆式!抓不到!看我再追一个剧毒瓦斯!”


叶修:“龙抬头了,怎么就抓不到?”


张佳乐:“卧槽卧槽,真给你练出来了?”


叶修:“哦,军事机密。”


后排的两个小姑娘忍不住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前排的小哥们这是中二病晚期吗?”


 


6


叶修张佳乐后排的是两个腐妹子,从团员见上面后脑袋上的雷达就开始转啊转的。


妹子A说,扎小辫的小哥肯定是个弯的,你看他头发,平时看着是深棕色,到阳光底下就泛着红,骚气极了,不像是直男的染发审美。


妹子B:对对,还有大冷天露脚踝的收口九分裤!手链!短带侧背包!


妹子A:嗷嗷!!可是黑发爱抽烟的那个看起来就很直男了啊,这是什么组合?


妹子B:我嗅到了单恋的味道。


腐妹子脑洞比天大,瞬间脑补出了一个深情小gay默默苦恋直男N年,终于鼓起勇气邀其旅行并实行掰弯大计的故事。


可是没过多久,她们就把这个单箭头倒了过来,并且对自己的猜测深信不疑。


理由如下:


每次爱抽烟的在车上睡着的时候,扎小辫都戴着耳机打游戏,一眼都不带看看旁边睡得歪脖子的人;可是每次扎小辫的睡着了,爱抽烟的就会坐直了身子,把身边人的脑袋按到自己肩膀上。


邻座的妹子C刚和她们混了个面熟,好奇地凑近了悄悄问:可是你们一开始不是说爱抽烟的是直男吗?


妹子B:你不懂,这叫大隐隐于市。


妹子A:真正的资深gay,善于把自己隐藏在人群之中。扎小辫的还太嫩了点,我看好这个单箭头能成功哦。


所以说,腐女脑洞大过天,怎么都能自圆其说。


 


7


塔尔寺的酥油花工艺让人惊叹。


叶修看到一个就问张佳乐,这什么花。


张佳乐跺跺脚:“不认识啊,问导游。”


“不是号称认识一百朵花的百花队长吗?”


“这组太抽象,而且老叶你指的那个都化了!”


叶修摸着下巴说:“拍个照艾特博物馆吧,肯定能认出来。”


张佳乐不服气:“他都不认得我们云南市场的蘑菇!”


导游:“这里禁止拍照。”


 


8


从塔尔寺下来已经一点多了。


景区的团餐水准总是不太高,但一团人都饥肠辘辘的,基本下一个菜上来前上一个菜就空了盘。


高原气压低,米饭蒸不熟,夹生得厉害,菜里又没有辣子,张佳乐夹了几筷子就吃不动了,啃了个馒头,总觉得没吃够。


叶修问:“你不是还自带了干粮吗,吃呗。”


“就带了一点,还是留在逛景区的时候吃吧。就先这样吧,也吃得差不多了。”


荤菜虽然不多,但就着汤啃完了一整个大馒头,饱腹感还是有的。


叶修了解张佳乐,吃得多饿得快,还无辣不欢。于是趁着出去抽根烟的功夫,打包了份街边的烤土豆,撒了两遍辣椒粉。


打包盒保温效果不错,在车上又睡了一小觉后打开,还带热气,混着孜然辣椒的烧烤气味扑面而来。


后排妹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妹子A:啊,好香。


叶修用牙签叉了一块直接塞到张佳乐嘴里。


妹子B:啊,恋爱的酸辣味。


9


茶卡盐湖素有天空之镜的美称,是最著名的拍照圣地。要是穿着一身红色,再带着飘逸的丝巾,往清浅的湖面上一站,随便一拍都会是绝佳的摄影作品。


张佳乐托着下巴看叶修:“可惜你不是妹子,穿不了那么飘逸的衣服。”他心痒痒的,又环顾了一下团里的成员,发现能说得上几句话的年轻妹子一个穿得比一个稳重。


叶修从背包里他掏出个红色物件,问:“要不哥撑把伞来凹个造型?”


张佳乐看着鲜艳的伞上硕大的“平安保险”几个字,再度沉沉地叹了口气。


 


10


盐湖面积大,不像在塔尔寺那般拥挤,除去几个开发得最好的岸边观光点,其他地方都称得上是安静。


两个人走累了就坐在岸边休息。


人很少,结晶盐层白皙晶莹,卤水平静,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


后排妹子远远望过去,觉得这就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两个人大概在谈谈情说说爱,可以吟个诗作首赋,又或者什么都不说,就含情脉脉地看着景中倒影,也是暧昧到不行的气氛,总感觉这个时候表白一定能成功,加油啊,爱抽烟的黑发小哥。


妹子A端起相机偷偷拉近镜头,能稍微看到侧着脸的棕发小哥。他目光投向天空,是带一点向往又带一点羞涩的迷蒙神色,而黑发小哥低着头,像是在沉思什么,一手搭在对方的腿上。


妹子们萌得快要昏厥。


而真实的场景是:


张佳乐终于舍得从包里掏出两根火腿肠。


吃不惯西北菜的两个人实在是饿……一路颠簸到盐湖,穿越了各种大山荒漠,午饭和加餐的土豆早已消耗殆尽。


“我怀念大云南的过桥米线、红三剁、冷板条、炒饵块、鸡枞菌、傣鲜笋、乳饼、汽锅鸡……”张佳乐现在看着天边的云朵都是各色家乡美食。


相比之下叶修就朴实多了:“我就怀念一下X师傅方便面,先加热水,再加个鸡蛋。”


“听起来好像也不错。”


“哥手艺一流。”


“嗯……现在有碗泡面也是好的。至少我们还有泡面伴侣呢……”张佳乐说着,剥开了火腿肠。


叶修凑过去就着张佳乐手里的咬一口,立刻倒吸一口凉气,良久不能说话。


最后他掐着张佳乐的大腿,语气颇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怎么你家火腿肠也是激辣味的?”


 


11


虽然穿得都灰不拉几的,但最后还是在湖面上拍了不少照片。


导游说这是高原,不要跳不要跳不要跳,重要的话说三遍。


但张佳乐从小云贵高原混过来的,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没少蹦跶,拍出了好些腾空的效果。叶修倒是没跟着作,只是宅男体质,不管有没有高原反应,走多了也喘。


张佳乐景还没拍完,叶修指了指远处的太阳棚,说我去那儿歇会,你拍好了来找我。


结果太阳棚地下是电瓶车的排队点,等张佳乐回来的时候正好排上了一波,在原本空旷的平地上显得特别拥挤。


张佳乐拨着人群左看右看,快到集合时间了,在人头攒动的排队点要找一个没有手机的人真是难,不禁有点心焦起来。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产生后悔把叶修一个人扔在这里的念头,就被拍了肩膀。


叶修倒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找啥呢,人就在这里,丢不了。”


“刚在哪儿呢?”


叶修指了指边上的座椅,和张佳乐隔着至少五排人流。


张佳乐惊讶:“眼神这么好,一下就看到我了?”


“你太显眼了,好找得很。”叶修笑笑,拍着人往前走:“走吧,集合去了。”


其实远远的,叶修视线就一直没离开过张佳乐。


 


12


张佳乐十分热衷于手机摄影。


手机摄影便利、即时,拍完可以立刻后期处理,然后发朋友圈。正好张佳乐同时也十分热衷于分享自己的生活,于是每看完一个景点后他的惯常作业就是精挑细选9宫格发朋友圈,说旅途中最愉快的事情就是即时即刻记录所见所闻。


仙女湾是他们这几天来到达的最早的一个景点。太阳还藏在云朵里,天色灰蒙蒙的,风很大。


传说当年,瑶池阿母选择美如仙境的仙女湾,接迎九天之外的穆天子,而多情的穆王,居然以日行三万的时速赴约。顿时,瑶池沸腾,仙乐齐奏。*(引注《梦幻仙女湾》)


又传说六世达赖仓央嘉措遭受迫害,离开拉萨在面圣的长路中,便是在此地失踪,一缕诗魂被仙女迎走。


还在车上的时候,导游把仙女湾的景色吹得美丽动人天花乱坠,可清早天色昏沉,美丽不美丽还看不出来,倒确实是十分冻人。


叶修已经裹起了厚重的围巾,把被冻得通红的鼻尖也包了进去——在这种天气里,连根烟都点不着。


景点不大,一般旅客溜达个十几二十分钟就迅速回到了车上,只有扛着专业单反的摄影爱好者还不屈不挠地坚守在湿地栈道上,这其中也包括了坚定的手机摄影爱好者张佳乐。


为了拍出水面的倒影,张佳乐蹲在栈道上歪着身子,脸都几乎要贴到地面上去了。讲究穿着打扮的人即使在冷天也有自己的一套搭配,脚踝是不露了,但也不像叶修裹得那般厚重,淡雅的棉麻围巾松松绕了一圈,和过长的头发一样,轻易就被风吹起来,露出下面白皙修长的脖颈。


人好看是真的好看,就是有点傻,不懂照顾自己。叶修默默想着,倒也不催促,只挪了挪步子,站到了张佳乐的上风处。


起来的时候张佳乐手都冻得有些麻了,他转头瞅了瞅自己身后的叶修,猝不及防地把手往他围巾里塞。


肌肤接触的瞬间,温暖的那一面立刻炸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叶修把张佳乐的手抽出来,语重心长地说:“注意影响啊,幼不幼稚。“


随后握着冰凉的手放进了自己口袋。


 


13


车上,叶修凑过去看张佳乐正在调色的一张图。


早上天色灰蒙蒙的,叶修压根没看出景点的特色来。张佳乐干脆调成了高对比,低饱和的单色模式,湿地湖面静谧而沉重,前景是一根孤傲的禾草。整个画面竟然有种生命于苍凉中挣扎的美感。


“照骗啊。”叶修感慨。


张佳乐欣然接受这个评价:“艺术总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


 


14


张佳乐:“老叶老叶,我被评为职业圈十一出游最佳摄影师了!”


叶修:“谁给你评的?”


张佳乐:“黄少天!”


叶修:“他也出去玩了吗?“


张佳乐:“是啊,蓝雨全队一起去了鼓浪屿。”


叶修:“哦,那可能是因为只有你拍的是景,他们拍的都是人头罢了。”


(下)

如昨

云中漫步的熊猫:

#世邀赛paro,赛制私设。
#多年不打游戏,战术部分是掰的,方家辣眼睛抱歉。
#ooc 


夏天的苏黎世是个好地方。
可惜没有什么时间和心情欣赏。

突如其来的第一届世邀赛,对手一片陌生。赛前联盟费尽周折也只能收集到一部分外国选手的个人资料,团队赛准备全要在比赛开始后见招拆招。
时间比任何时候都不够用,随队翻译眼睁睁地看着领队、队长、霸图张副队、雷霆肖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疲惫憔悴下去。尤其是叶领队,整个人都苍白浮肿了一圈。

后天就要比赛,但在今天上午才拿到对手团队赛的视频。
就连肖时钦都免不了有些心浮气躁,点开视频后直接把鼠标甩到一边。而就在这时,他听到喻队长和张新杰同时轻轻地“诶?”了一声。
回头一看,两位前辈表情有点不敢置信,叶领队也摸着下巴笑得一脸诡异。
又看了一分钟。
“好了,不用看了。”叶领队说,“召集大家开会吧。”


“来来,张佳乐大大,给大家讲讲这场比赛,指点一下后辈们这种对手该怎么打。”
视频一秒没看,突然赶鸭子上架,老叶你逗我呢吧?!

虽然对领队的节操水准毫无信任,但看了自家副队等三人的表情,张佳乐还是把质疑的话咽了回去,服从地拿起了激光笔。然后,如叶修所料,视频播放不到五秒,张佳乐的脸色就变了。

“……这么巧?”弹药专家喃喃自语。
“英雄所见当然略同。”前代斗神满意地接话,“这套路是战法和气功师配合的最佳打法。”

几乎所有人这个时候都反应过来:芬兰队,他们下一场的对手,团队核心配置乃至打法都与王朝时期的嘉世高度相似;而那个王朝的缔造者,此时正坐在他们中间!
“老叶!”黄少天已经止不住兴奋,叫了出来。
叶修笑,下巴点了点前面,示意主讲人仍然是握着激光笔盯着视频出神的那位,不过后者看得实在太专注,完全没意识到一屋子人在等他发言。

“张佳乐前辈。”牧师出声打断。
“……新杰你叫我?啊,哦!”回过神来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略手忙脚乱地把视频拖回了开始的地方,“咳,那个,我给大家讲一下怎么对付芬兰队啊。”
他停顿住,平复了下呼吸,目光陡然灼热起来。


“芬兰这套战术的核心,是气功师。”
方锐应声站起,向四方团团拱了拱手。

“虽然看起来,大部分时间气功师对战法的辅助作用并不强—”开局阶段不是重点,张佳乐很快地略过,“但在初期,战法本身也不需要太多辅助,利用自身速度优势尽快打出炫纹是第一要务。气功师发挥作用,要等到—”
他把视频拉到3分29秒处。
“这个时候,三分钟过去,战法第一波攻击基本打完,续航能力开始出现问题。气功师出来顶一下就非常重要。”激光笔在大屏幕上画了个圈,画面静止在气功师护在战法身前挡住拳法家的一幕。
“注意,气功之前只顶了罩子,这时才突然打开念气环绕,一口气堆了三颗珠子--加远攻点的话,这样物防刚好挡住拳法75级大招。然后,看—”又播了7秒视频,“雷霆,攻击加成32%,鬼剑士格挡判定失效,被打掉26%的血不说还中僵直;这时战法也缓过来了,光属性炫纹+强袭流星打,鬼剑士被一波带走,拳法家1打2根本撑不过10秒。”

整个训练室鸦雀无声,只听见中国第一弹药声音越来越激昂。
“我刚刚说核心是气功师也不对。打这个套路,核心是彻底切断气功和战法之间的联系。”
在战斗法师第一波攻击结束,最虚弱最需要队友援护的时候,围城打援,灭掉气功。

“接下来说说我们该怎么打—回到3分29秒这里,最后一个加速炫纹消失时就该我们进攻了!苏妹子先把战法能轰多远轰多远,交给黄少缠住,然后跟我一起拦住余下三个;猥琐方开罩子顶一波雷霆或者猫拳,王杰希再上来2v1,只要13秒内把气冲云水带走--”
一巴掌拍在桌上,最后几个字带着一股恶狠狠的劲儿,从那两片薄薄的嘴唇里碾出来:“一叶之秋就翻不了盘!”

“……呃,咳咳,我就是说下我的看法……大家要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提。”
回过神张佳乐发现队友们表情丰富地看着自己,顿时有几分不好意思。这才觉出刚才拍的那一下过分用力,他呲着牙活动了几秒钟手,而房间里还是没人说话。
……你们这个样子搞得我很紧张啊。有什么问题吗?不能够啊……
他一点也没发现是他的口误让孙翔的脸色格外奇怪;当然也就更加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讲战术的架势,跟当年在百花动员打嘉世时一模一样。

9号选手心里没底地看向领队,撞上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
“不错啊张佳乐同志,连执行战术都考虑好了啊--想得这么清楚,当年遇上哥和老吴的时候怎么没这么打?”
“……这不后来才想明白嘛。”
“后来?有多后来?”
“……第六赛季的夏休期……”

【混蛋老叶下一句肯定会嘲笑我反射弧太长!】
基于长年的交往做出这样的预判,张佳乐炸毛般地梗起头准备用一串“滚滚滚”来回应预计中的垃圾话。出乎他意料,那张可恶的嘴的方向什么声音都没发出。
而且,房间里又安静下来了。

“你们……”再三环顾还是看不懂队友们的表情,张佳乐心虚气短,简直都要手足无措起来。这个时候,有人开口了。
中国国家队队长,喻文州。
“张佳乐前辈,”他笑着说,“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念旧的你,放不下过去的你,把一切都打进包裹扛着继续前进的你。
这样的你,才能在时过境迁时仍不放弃钻研;这样的你,才能比创造出相应打法的斗神本人更清楚破绽所在;这样的你,才能把一次次的失落和遗憾都变成养分。
滋养自己,滋养团队,滋养中国的荣耀。
有你在,真是太好了。

“……”
训练室又一次再一次陷入了静默。唐昊双手抱胸面无表情,心想可惜把手机扔客房了,否则真该把张佳乐这难得一见的窘迫样子拍下来发给邹远。


……
“时间也差不多了,早点去吃午饭吧。回来排一下阵容。”
“王大眼儿说得对,走吧走吧大家动起来。诶队长你说张佳乐刚才安排的团队赛阵容怎么样?我是没什么意见啦但我跟大眼儿换换也成你觉得呢?都说气功破防判定高打剑系跟玩儿似的,这种基于职业的歧视本剑圣可不能接受啊!……”
如往常一样,大家在欢快的滔滔不绝中往食堂走。

楚云秀和李轩半开玩笑地约定“打牵制不一定非要张佳乐前辈上,咱俩猜拳,赢了的上团队赛输了的上擂台。”
“行是行,但得先说好是三局两胜还是五局三胜。”
“轩哥儿,男人大气点儿行不行啊。”

苏沐橙抿着嘴,笑着看向周泽楷:“这轮估计会安排你守擂了吧。”
周泽楷想想,微笑:“也好呀。”
“呱唧呱唧,给勇挑重担的枪王大大鼓掌!”方锐起哄,引得孙翔莫名其妙地看向他的队长。

唐昊皱着眉,问肖时钦张佳乐的安排真的能行?他当年在百花布置战术可从来就一句“跟着我集火”的,简单粗暴跟霸图一样。
肖时钦笑了一下没吭声,旁边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决定晚上分组对抗训练要多关心关心年轻的呼啸队长。

他们谁也没停下来等还在训练室重看视频的张佳乐。
除了叶修。


“啧,真像。”
又看完一遍,张佳乐终于恋恋不舍地关上了视频,回头看向自己的领队,叹了口气。
“呵呵,这么怀念的话,老吴和孙哲平决赛都来,到时候打一场?”
“得了吧,老吴这都退了多少年了,虐菜有什么意思。”

张佳乐不以为然地摆摆手,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又叹了口气。
“我就是觉得,当年真是太年轻,过分在意你了。”
“正常,哥光芒万丈,的确难以忽视。”
“滚蛋。”

夏天的苏黎世是个好地方,百花盛放,光阴如昨。
而你我并肩。